你好!欢迎进入 阿坝文艺网
 
   
今天是:2019年04月21日 星期日 农历三月十七
  
首页 > 文艺评论 > 诗评||李哲夫【闻着诗歌的芳香前行 ——女诗人蓝晓的诗《春天的夜晚》等几首读后感】
诗评||李哲夫【闻着诗歌的芳香前行 ——女诗人蓝晓的诗《春天的夜晚》等几首读后感】
2018/9/7 10:40:14  李哲夫

    草地的风、草地的雨、草地的羊群、草地的帐篷、还有那提着奶桶的卓玛、以及那年的莺飞草长的草地行吟;那次的川西行,当我与诗人流岛达到马尔康,蓝主编与编辑部的几位朋友用“神沟九寨红”葡萄酒招待我俩,他们的热情,他们的藏歌以及他们的酒,将我俩灌醉在招待所里。收到蓝主编的诗集《一个人的草原》,有好些日子了,一直想写写读她的诗歌的感受,一直又被一些事务纠缠,就一拖再拖,总也完不成,很是抱歉,由此的心里总是惦记着这件事。

    诗歌《一抬眼,秋天就来了》、《春天的夜晚》、《快要枯竭的河床》和《做一滴水真好》,是女诗人蓝晓的诗集《一个人的草原》里的其中几首诗歌,在她整部诗集里,我很喜欢她这几首诗歌。当然,这并不影响我对她整个诗集里的诗歌的喜欢。

一抬眼

秋天就来了

像一幅画

抖落在我眼前

 

生活中

不知我是否

也像忽略秋天的脚步一样

忽略着那些靠近我的事物

2009.10.12

蓝晓的诗歌——《一抬眼,秋天就来了》

 

    在诗歌的创作中是很忌讳用“大词”的,但是有的“大词”如果运用得好,一样可以出彩,只是这样的词语运用很不好把握。由此,诗歌的以小见大,以及平凡的语言来出彩,那才是好诗,诗歌的“寻思”过程,才是诗歌创作所要经历的过程,这种“寻思”,首先要有清晰的思维空间之“弥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若即若离的一种客观“幻象”。我欣赏女诗人蓝晓的《一抬眼,秋天就来了》这首诗,正是诗人以“文”的“简洁”和情感里的一些哲思”,为我们展开了“像一幅画/抖落在我眼前”的开阔诗意,一幅画之后的转折,我们的生活,除了季节的变换,还会被谁靠近而又“忽略着那些靠近我的事物”的生存悖论(“抖落”与“靠近”的反义之融洽)。诗人在这里所说的“忽略”,只是暂时的忘记,或暂时的不屑一顾。“一抬眼/秋天就来了”,多直接的语言,一开始,就开门见山的直接处理,简洁,干脆利落,将读者的心紧紧地抓住。其实,展开在自然里的文字,不仅能为我们提供更多的想象空间,还会在情感与理性的“投影”里,给予我们一个无形的“挤压”。由此看来,它绝不是简单之下的“空间”闪烁,它在或明或暗里,渐次遮蔽与打开,那些“也像忽略秋天的脚步一样”的结果,这也正是我们不想去:“忽略着那些靠近我的事物”结果的内核里其实一直都闪耀着一种与我一样的孤独。尽管我们感觉到的是“一抬眼/秋天就来了”,那样的金黄世界里,此刻的世界,其实一直都在季节的丰盈与饱满里,它一点都不虚空着。在看似一个人的草原,有一种孤独里,诗人的家乡一直都是繁花似锦的世界,除了冬天的白雪,就是莺飞草长的春天以及七月花开草原的世界,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诗人的执着与不放弃,只是她想要的一个人的草原,是更加纯净的爱与一种自然回归。

    与其说诗歌创作是一种幸福,不如说是一种痛苦。当写作成为一种病或是阵痛。当一个人获得一种创作的成功,或领略了诗歌创作带来的非同寻常的沉醉感之后,由此而产生的一种喜悦,很难再抛开对于诗歌的热爱。尽管诗歌给一个人的人生不能带来任何真正有益的东西,它实际给人带来的除了写作自身的烦恼外,或许还会产生对世界的陌生感。只是在这种陌生感里,每一人的生活环境的不一样,其感受也不一样。

春天的夜晚

听见梨树吮吸月色的声音

梨树的花像手臂一样次第伸展

纯洁地在枝头绽放

 

春天的夜晚

有梦在树下悄悄生长

从渴望一片清凉

享受酸甜的果子

到每一片花瓣都长出诗歌的羽毛

2009.3.16

蓝晓的诗歌——《春天的夜晚》

 

    特定的时间或季节,会营造出一首诗歌之深刻意境,让诗之情愫在一个又一个的:“情”与“景”的场景里渐次展开,当这些“物象”,成为诗歌的意象语言时,由此特定的“景”,与特定的“情”作为诗歌“有意味的形式”出现,它将既要的“规范”,变换于某个“瞬间即逝”的空间里,让一个氛围与内蕴更加的丰富起来。

    诗人对物象:“听见梨树吮吸月色的声音”的“肢解”与“融通”、乃至“弥合与蔓延”,是需要诗人的心静而为之完成的。“心”为“象”之“转移”,“象”为“心”之“涌动”,这就是诗意相辅相成的立面。女诗人蓝晓的诗《春天的夜晚》:因此解决了这“三维”空间的“次第伸展”。夜色,就好比是一个可以被“囚禁”的(笼子)与诗人的眼在月色里被“放开”,或是越过“枝头绽放”,由此形成一种“春天与夜晚”的“纠缠”之美,让“渴望一片清凉”,长出“诗歌的羽毛”,因此的“每一片花瓣”之美,更增添了诗意与浓郁之“心象与神往”,从而,达到有效地支撑“春天的夜晚”以及它的内核与全景,使该诗多了些“震撼”之力。

    《春天的夜晚》这首诗歌的第一小节,为第二小节的打开,进行了很好的铺垫服务,在打开与遮蔽的常态下,由此形成一个宁静夜晚的图象,尽管让我们:“听见梨树吮吸月色的声音”,其实这样的声音,是诗人想象与向往的声音,是此地无声胜有声。这样的声音,是需要诗人在技术层面之外静静地“守候”的,它不是突如其来的“想象”,它是诗意的“整合与翩然掀开”,是春天里的夜晚这样一个状态下的神秘氛围,它的“纯洁地在枝头绽放”,是一种存在于“内心”,能记录与释放的黑匣子。“有梦在树下悄悄生长”。这其实是一个诗人向往的智性空间,它还是诗人的一种理想追求:“从渴望……到长出诗歌的羽毛”,即是诗歌的翅膀,由:“听见梨树吮吸月色的声音”,“到每一片花瓣都长出诗歌的羽毛”,因此“放大”而形成的一种“奇观幻象”,将这不可能的“交锋”而叠加的“看点”成为一首好诗所具有的“显形”,它的微妙之处,由此向我们一一呈现。

    诗意之高妙,是“文学”创作所要具备的普遍与必须的要素。诗,是需诗意的充沛与激情的。其次,“诗是最精炼的语言”。

流转亿万年的生命之水

以不可阻挡的气势

穿越崇山峻岭

勾勒出这条曲折蜿蜒的河床

 

曾经的河水

舒缓回旋 激越高亢

滚滚白浪下生长着鱼的快乐

鸟的欲望

涓涓的流水像阳光一样点燃

农田 村庄

醇厚的麦香和果实的甜味

载着丰收的归期在河岸奔跑

 

今天,河水微弱喘息

鸟的欲望

赤裸裸晾晒在快要枯竭的河床

槐树的根拼命伸长

依然触摸不到水的臂膀

庄稼人的盈盈泪光

像雾一样弥漫村庄

2010.3.27

蓝晓的诗歌——《快要枯竭的河床》

 

    诗歌《快要枯竭的河床》,是诗人之诗的“关注”,且粘着当下对环境保护所应有的“忧患意识”,它关系着我们的生存空间的宽度与深度以及高度,其语言究竟要多大的力度,才算是深刻的“切入”,女诗人蓝晓的这首诗歌,是在一个冷峻与直面的点与面里进行切入:“曾经的河水/舒缓回旋/……鸟的欲望/涓涓的流水像阳光一样点燃/……载着丰收的归期在河岸奔跑”。诗歌通篇渗透与展现出一个诗人的良知与睿智。同时,该诗还呈现出诗人对美好自然的向往,以及对内心的“侵入”与诗外情景“渗透”式的“关注”。让诗歌《快要枯竭的河床》具有了诗人的另一种代表性,以“河流”之“大我”再次呈现出一个诗人内心的“小我”。这一个人的“小我”,早已远远超出“庄稼人的盈盈泪光”,它的外沿在无限地扩大,以“小我”的“盈盈泪光”来展现大众这个群体。“今天,河水微弱喘息/鸟的欲望/赤裸裸晾晒在快要枯竭的河床”,这是诗人不想看见的悲哀,这里还有诗人的另一种寄予与向往和希望,那怕是一次逆流而上“载着丰收的归期在河岸奔跑”的“汹涌与泛滥!”。蓝晓诗歌的诗之“意与境”不是靠叙述来展开,而是以:“赤裸裸晾晒在快要枯竭的河床/槐树的根拼命伸长/依然触摸不到水的臂膀/庄稼人的盈盈泪光/像雾一样弥漫村庄”情节的深化来“呈现”……如果这首诗歌的第一个小节不要,能在后小节的个别地方再次的具体与形象一些,这将会使得她的诗之“格”变得更加的大气起来。

做一滴水真好

有时可以在天空自在悠游

有时可以站在草尖晶莹剔透

有时可以牵着河流

把沿途的风景看够

有时可以隐身于大海

为起锚的航船加油

 

做一滴水真好

可以藏在云里

躲在花间

不用昼夜奔流

1996.8.6

蓝晓的诗歌——《做一滴水真好》

 

    从这首诗歌里,我们会感觉到诗人在“暗示”着什么,是一种倦怠,还是一种困惑?显现的空间在时空里穿越,以一种神秘与多姿,呈现出诗人内心的向往:“做一滴水真好/可以藏在云里/躲在花间/不用昼夜奔流”,诗意在情感之奔涌与动态里,撇开这些瞬间呈现的东西感觉诗人已不是想着生活的疲惫,而是一种心灵的回归与跳跃力的兴奋。其实我们知道水是会动的,是会与河流一起遨游的,它在广袤与博大里,它也有干涸的对立面。仅仅因为水,诗人或我们可能会推迟回到人生的下一站,在“奔流”与“躲藏”的偶然性与必然性里,人间万象与芸芸众生,有想自己的人生两次淌过一条河,不论是前后或同时,重复没有什么不好,也没有什么好差,有的重复是加强记忆,有的重复就是“记忆”的浪费,有想不能再次重复的状态,这便是一滴“水”给出的一种“反说”。诗歌的结尾小节,才是我们想要看见的一个“锐点”,善于在诗写中避开自己的短处,激扬思维的长处,在意料之中或意料之外,大行其事水之能事,让其钢性的柔做足无声与想象空间联想,在可以是空荡,也可以是溢出的无所不能里,潜伏于蓬勃旺盛的草丛”。在水的一个局部与整体里,有大气的奔涌,就有涓涓细流之柔情,最后的逝者如斯……之含义,这才是诗的“凸显”。诗不是什么都面面俱到,显示出水的“特别”,才会有对水坚硬的记忆。

    其实诗人与读者更多的感同身受,是感觉那就是我们诗人内心的声音与读者共鸣的声音,他或他们代替我们说出了我们自身的现实以及现实里所处的相同的时代背景。以其情感体验的相似,为之感同身受的就会更多,在诗意的多个“解”里,能为之共鸣的当然更好。诗歌的魅力不仅仅是来自于诗歌语言本身,更多来自于社会现实和生命之体验。在此,我将期待着读到与欣赏女诗人蓝晓的更多的好诗,对于上述几首诗歌的赏读,因自己的水平有限,权当是自己的一种欣赏或理解,肯定会有不妥之处,还请作者多多谅解。

 

 

 相关内容
☆ 诗评||李哲夫【闻着诗歌的芳香前行 ——女诗人蓝晓的诗《春天的夜晚》等几首读后感】(2018-9-7)
☆ 【人性与善在时空中同一】——扎西措短篇小说《启明星》读后感(2017-6-2)
☆ 蒋蓝||雄浑岷山撑乾坤,文学阿坝谱华章——阿坝州文学群体综述(2017-5-22)
☆ 唐远勤:一只从来没有停止过的时钟——关于我的姐姐和她的诗(2017-1-20)
☆ 梦非:浸在水中的忧郁和飘在心灵上的花瓣——浅谈诗歌创作的情感状态(2017-1-20)
☆ 高旭帆:巴颜喀拉的忧伤——《巴颜喀拉的黄河》序二(2017-1-20)
各地文联
  
365bet手机最新网址阿坝文艺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10025992号
365bet体育在线官_365bet网球_365bet手机最新网址  主办   您是第   位访问者
联系方式:abwl2828277@163.com  0837-2828277
地址:阿坝州马尔康县马尔康镇达萨街112号    邮编:624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