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进入 阿坝文艺网
 
   
今天是:2019年04月21日 星期日 农历三月十七
  
首页 > 阅读欣赏 > 杜平诗集《复活的夜》
杜平诗集《复活的夜》
2017/1/19 15:17:44  

    内容简介:此书是四川诗人杜平所着的诗集,共收录62首诗歌。
    《复活的夜》围绕藏区阿坝州的人事风物,通过铿锵有力的字句、富于想象力和浪漫的笔调,抒写出一首首真挚蕴藉、感人至深的诗篇。全书有一种浓稠于黑色、深远于夜色的充满生命的力量,具有坚硬的抗争性,在带来诗意美的同时也带来了向上的引导。
    (作者简介:杜平  四川蓬溪人,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创作。有诗歌、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刊载于《诗歌报月刊》《青年文学》《星星诗刊》《青年作家》等诸多报刊;有诗作收入文库。)

《复活的夜》(摘选)

  杜平/着

复活的夜

此刻  灯光暗淡
如同三千年前那只蜡烛
火苗里梅影跳动
踩断目光

以孤傲之势
形单影只穿越远处的鼾声
穿越人流
聆听敲打黑夜
美丽动人的声响
我  满眼如火

夜也醒来
抚摸我长满歌声的手掌
慰藉我和我所有的情人
在我的胸前
疯长一块青青的草坪


被水囚困的日

依水而居
谁的姿势慵懒如一只
丢失的水鸟
浸润在水的性情之中
时隐时现的情结
如一枚轻轻散开的羽毛

这种和水亲近的姿势
鼓点般敲响水声
象一粒粒干净的石子
悄然无声地落入喉咙
之后  化作一块难言的硬结
瘦如桃核

最初  水的深情
歌唱般从山涧涌来
你坐在自己的歌声中央
以王者的身份熟视无感
铸成一个美丽的错误
依旧举一杯纯净的酒水
和诗
你说,这很快乐
把人生诠释得纯净透明

逝者如斯乎!
那位留着胡须的老人
已经饱经沧桑
然而  他的那声长叹
远不如他一生抚弄的琴
令你痴迷不悟

现在  水柔顺之极
一如我们渴望的爱情
从指尖最敏感的部位
静声地响彻全身
像情人的歌唱一样
泅渡我们漂泊的灵魂
还有诗歌

我们一生向往的语词
也让水养育得透明无比


在黄土梁上看杜鹃花开

曾经纷扬过的一场  大雪 
就这样选择了一座山  作为下辈子
的家园  有阳光降临的时候
我真实地望见  雪们
在这极地之上  开放成另一枝花朵

还有那枝杜鹃  我一直都相信
她的存在  只是一种隐喻
因为一株植物  或者是植物上生长
的花  并不需要
这个远离尘世的  高度 

海拔三千八百米。
在黄土梁挺立的脊背之上
我能听到的  只有一声杜鹃
的鸟鸣  能看见的 
是溅满在枝头上的  血液


在一家羊皮革商店

现在  我们所面对的是黄昏刀尖上血迹的羊了
一只没有头颅和四肢的羊   在雪地
冬日冰冷的舌尖之上  奔跑

在草幽怨的挽歌声中
我听见羊的声音如蓝色的鱼群  跌落
我们交错如网的掌纹深处

听见牧羊人鼓点般的脚步声
在寒冷和温暖的临界处敲响
他们手中歌声的长鞭,羊的温情
像一束折叠厚实的阳光
遍布我们生命中最寒冷的地段

这已经足够了
一只羊一种爱情一张质地温暖的皮
和依着羊的声音与草生长的诗歌

在羊皮之下  一句很轻的语言
如最后的炊烟升上房顶 
羊皮革商店指向天空的烟筒
我们的呼吸
高远而又温暖无比


在九寨沟感悟海子里的水及鱼

当一捧最后的水从我冰凉的指尖
血液般涌进  干枯的思想
这些海子里的水以及喂养的蓝色
鱼群  慢慢地
游进了我的生命的虚空

鱼的游动
与水紧紧相关  与它们的姿势
和情感相联
一种非常简洁的动作
在这片透明的水域里
在一切都无需遮掩的  真实
之中  植种全部的快乐和自由

是不是需要抛弃或者遗忘什么

九寨沟海子里的鱼
已经没有了鱼的那种真正的
鳞片
正是在经受了这场巨大的阵痛
之后  拥有了一种天然的脱俗
让我以及许多不想归家的灵魂
期待着鱼群向我们靠拢
并且  还要倾听鱼们如何
歌唱
此刻  我的沾满了诗歌的双手
若鱼  在海子深深的底部游动
深陷在鱼群感人的歌声中央
让我一生悲哀的事物啊
在鱼唼喋的声响中  破裂

而一滴泪水
已经抵抗不住海子诱人的睡眠
早也滑落下来。还有一些别的
依然是怀念海子里的水

还有鱼


在马尔康的冬天看一片叶子

在马尔康冬天看一片叶子
看一支食着草根和树皮的队伍
纪律严明  一条枪一根引领眼睛的手杖
绕过村庄  青稞和羊群
在死亡的雪地  折断鸟翅的顶峰
飘扬着叶子般鲜红的旗帜

叶子之上  春天翠绿的阳光照亮
融化的雪水
一些无法酿制的乳汁
和耳鼓之上逝去的音乐
喂养马群般喂养着我们和我们的子孙

在马尔康湍急的河流中
看一片叶子   不能攀沿而上枝头
在叶子下面  庄稼和肥沃的土地
我们植种的眼睛
都很清亮  朴实

像这棵树
依着这片叶子
我们从脚到脊背
到思想深刻的头颅
在马尔康降临的风雪中行走
喝一口马尔康雪山的水   我们
就能够进入马尔康旺盛的火苗
就不觉得寒冷和孤独


在若尔盖

最后的那个电话已经断了
躲在  一根火柴微弱火焰的背后
聆听遥远高处的声音
听一声牧鞭  在远处
为若尔盖驱赶一句陌生的  藏语

辽阔  一个经‘热尔’草原
喂养的唯一语词
在六月的暮色中逐渐丰盈
而一只草尖上生长的  羊
若尔盖朴实的花朵
和毡房炊烟之下滋生的
一些比喻
开始  照亮我童年干净的
额头  天边的云朵
是我高举的  双手

达扎寺传来的钟声  经不起
夜色的渲染 
在久远和真实之间  行走
朝着梅花鹿奔跑的方向
在若尔盖  在这遍红色的草地
之上  每往前一步
就能拉开你和自己
的一段距离


看见自己的影子

午睡醒来  看见
自己的影子
一杯瘦小的往事
和那双欢乐的手臂
已经  从最后一个节日的
舞蹈之上  折落下来

现在  影子太黑
像一只硕大的蛾子
爬行在阳光的底部
覆盖
我们年少登高的脚印
影子之上  我们的步履
沉重  如
我们日渐成熟的头颅

踏着影子往回走是一件
很艰难的事情
影子的道路  无宽无窄
无长无短
无论是谁  都给影子
涂抹得虚虚实实

就像吃一枚果子
我们  无法辨别花的颜色
和过去的芬芳一样


看见另一种森林

一个冬天,我看见另一种
森林
以及她的儿子:木。
他们,在雪地之上
以硬朗的语言
和灿烂的骨头
支撑苦难和孤独

冬天很冷
依靠在木的旁边
想起,一团火和一棵树
雪,和我们贴得很紧

我的名字
平地而卧是
木。站起,就是一棵树
我是森林的儿子
木的兄弟

我听见木的声音,沉重
如一句灰色的云朵
漫过我们的头顶

和木相处。我
唯一的指尖没有一句言语
鸟声,曾经酝酿的语句
已经花朵般在雪地消失

现在,木很平静
倚着蓝枕头的灵魂
沉思,另一种森林的童话
倾听雪面之下绿叶的喧哗
木说,我是他最后一个
兄弟

这已经足够了
在这个冬天和这片森林里
坐在木的身边
一句诗歌,比所有的鸟声
响亮
并且,还要动人


想象妻子归家和一种爱情

妻子  我唯一的最后女人
让我用一首诗歌迎接你
归家
回到原先筑建的庭院
回到一些经典中    去吧

时渐中午  一些远离的花朵
正在开放
妻子  你可以作一朵玫瑰
归来
抑或作一只南飞的孔雀
去得更远些

可是妻子   女人之外的事件
正在发生
这个世界已经充满
各种叛离
你应该远离它们
远离  我全部的担忧
和植种的牵挂

我的妻子  你该回家了
回到一首诗歌中来
回到我一生的歌唱中来
然后  以一个女人永恒的方式
接受我   以及真切的爱情

 

 


 相关内容
☆ 罗开东的诗(2018-7-19)
☆ 晨曦,站在元宝山上(2018-5-5)
☆ 白林新作《南坪城》(2017-12-22)
☆ 天边的嘉绒祈索(2017-9-13)
☆ 气度恢宏的崇高美——简论羊子长诗《汶川羌》(2017-9-13)
☆ 永不熄灭的红色——序诗人王学贵诗歌集《夹金红》(2017-8-1)
各地文联
  
365bet手机最新网址阿坝文艺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10025992号
365bet体育在线官_365bet网球_365bet手机最新网址  主办   您是第   位访问者
联系方式:abwl2828277@163.com  0837-2828277
地址:阿坝州马尔康县马尔康镇达萨街112号    邮编:624000